listen salad

suffering

现在看还是致命的散发魅力,突然觉得:不管她在里面是什么角色,我都会被这张脸和身材吸引的吧,就是因为长得精致啊,指节都很好看,手臂的肌肉线条也完美,你看你看剪影线条都那么好看

那时候对唱歌的方式真的很随意,可是真的很洗脑。歌词好像是那个时代年轻人在想的那些理想,那种说话的方式,每一段都挺有意思,像小诗。
张楚的那一段歌声让我最觉得可信赖。

通往天台的门坏了,我们从断木做的障碍钻过去,冬天风很冷,还可以看高楼

学校后面的树林,从楼上俯瞰,浓密、陌生、可怕